那件小事
  時間:2019-09-29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算起來,在城市的日子竟有四五年了,先是上學,緊接著參加工作,聽到的、上網看到的不乏國家大事,偶尓也刷幾篇明星熱點,關注之余,自知平頭百姓,守好本心,做好本職即可。但是,前段時間回家,去醫院看堂妹時發生的一件小故事卻在我心里留下了極深的印象,事情雖小,卻讓我不得不審視自身,擺正態度重新去認識這個社會。

堂妹在家鄉縣城的一所普通醫院當護士,工作繁雜,平時除了看護病人,更要隔三差五值夜班。和往常一樣,從同事手里接了班,就開始梳理白天的病歷,我坐在一旁,無聊地翻著手機。過道里傳來了走路聲,我們都以為是出來透氣的病人家屬或是其他查房的護士,便沒有抬頭,依舊做著手邊的事,直到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。“娃娃,”堂妹抬起頭應了一聲,一位拄著拐杖,大概七十來歲的老人伏在值班臺上,粗重的呼吸聲中還夾雜著微小的呻吟聲,只不過,這聲音在夜間的醫院格外清晰。

“張爺爺,您怎么又自己出來了,有事按病床右上方的按鈕我們就過來了,您年紀大了,不能到處走”,許是做護士久了,堂妹的“嘮叨”隨口就來。“娃娃,”張大爺打斷了堂妹的話,“我還有幾天可以走?”“腿傷再過一周左右可以回家養著,但是您的血壓有些高,肺部也有陰影,還得觀察。”堂妹在一堆病歷中抽出了張大爺的病歷本,一字一句地向面前的老人解釋著”。“那我兒子還要上班吶,誤了時間”老人自言自語道。“可以請護工照顧您,這樣您有人看護,兒子也不耽誤工作”,我自知出了個好主意,頗有信心地朝堂妹看了看。“不行,花錢”,老人邊說邊移了身子,大概要回病房,旋即又轉過身來對堂妹說,“娃娃,你就說我身體好了,不用住院了,可以回家了,讓我兒子去上班,孫子明年要高考了,老了添亂吶”老人語氣帶了些請求。“行,張爺爺,我保證把話帶到,您這下可以休息了吧,”堂妹把病歷本放好,走出來,輕輕攙著老人朝病房走去。

從病房出來的堂妹一臉沉重地跟我說了張爺爺的故事。張爺爺兩周前出門摔斷了腿,硬是挨了一天疼痛,去串門的鄰居見狀才給在縣城上班的兒子打了電話,被送到了醫院。老伴走的早,就一個兒子,老人不愿意給兒子增加負擔,天天央求醫生讓他出院。“這不,今天已經第四趟了”堂妹頗有些無奈,“姐,你說父母生兒育女,養老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,怎么就成了給子女添亂了”。

我想了很久,是家鄉嬸娘們常說的人老心薄,還是子女對老人的態度,亦或是代代傳承的深入骨子里的某種東西,但終歸沒有得到確切答案。

第二天中午吃飯的時候,又聊起張大爺,堂妹說,他兒子花高價請了護工,讓醫生護士配合“說謊”,兒子抽身上班,中午和晚上來探望,陪著老人吃飯,聊天。雖然少了些許陪伴,但那“幾百塊錢”請來護工以及超低治療費的謊言卻讓老人安心住在了醫院,接受后續檢查、治療。

我突然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,覺得那一出醫戶人員配合家屬演的劇目是現實中最美的劇本,不愿給兒子添加煩惱的老人,懂得老父親心思的兒子,編造善意謊言的醫者,他們疲憊的身影,在我的腦海中都漸漸高大起來,而且在以后的道路上,會越來越高大。三種不同的身份,都竭力扮演著生命中重要的角色,并且傳達給社會的是生生不息的正能量。

回單位的路上,我給堂妹發了一條信息:小妹,這次來,你們給我上了生動的一課。堂妹發語音笑我小題大做,隨即回了個哈哈大小的表情,就此作罷。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隨著時間的流逝,在我心里愈發清晰起來,似乎在時時鞭策我,催我自省,努力生活,努力發現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小美好。

 

(中國鐵建中鐵十五局集團二公司周口東來尚城項目 李淑娜)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