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證一位老鐵和軍嫂的堅守(六)
——記鐵道兵戰士胡國安和妻子羅春鳳的事跡
  時間:2019-09-29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人生只有干出來的精彩,沒有等出來的輝煌,此話千真萬確。老鐵軍嫂的堅守,堅守什么?怎么堅守?為什么堅守?答案在她的言行中,在她契而不舍的追求中,在她對丈夫,對子女的關愛中和對家庭對社會的責任擔當中。

丈夫服役期間她鼓勵他安心服役,干好工作,家庭的重擔她只身承擔;丈夫復員回家身患疾病,她給予安慰,到處求醫問藥;為教育好兒女,她不怕吃苦受罪,甘做拉車的牛,登天的梯。

她不是共產黨員,卻能以黨員的標準要求自己,要求子女。黨的十九大召開后,她在圖書館一次購買了三本中國共產黨章程和十九大文件匯編,贈送給孩子們學習,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,在她身上處處體現了正能量。

前些年,她曾帶著丈夫上縣城下郴州,附近大小醫院和診所幾乎去看了個遍,她想哪怕砸鍋賣鐵也要把丈夫的病治好。有陣子,她聽說蛇酒能治風濕病,就買了幾個大玻璃瓶,裝入白酒,每個瓶里放三條毒蛇,毒性越大越好,她說這叫以毒攻毒。一次她正準備泡蛇酒,一條毒蛇冷不丁地襲擊了她,咬傷了她左手中指,她立即掐緊中指后即刻尋找蛇醫,蛇醫見狀十分震驚,建議她切除中指以保性命。她認為切掉中指后干活就不方便了,于是哀求蛇醫給她下重藥量保住手指,蛇醫被她顧家精神所感動,割開手指放盡毒汁血液,清洗傷口,加大藥量,最終保住了手指,但至今中指里還有一個硬塊。前幾年,毒蛇咬傷的傷口復發,她打開一瓶白酒,夜里躺下把手指徹夜浸泡在酒中,連續幾夜,癥狀消失了。她的冒險成功了,她為之慶幸。

人是需要精神力量支撐的。正如習近平總書記講的:“人民有信仰,國家有力量”。羅春鳳有股倔勁,她堅信,有她的關愛,丈夫的病一定會好轉,起碼不再向嚴重的方向發展。

羅春鳳的大兒媳是大兒子是大學時的師妹,現在工作在醫院,她的艾灸技術特佳。羅春鳳在兒媳回家時虛心向兒媳學習臨床技術,她還到醫院多次觀摩,大兒子和兒媳婦更是不厭其煩地向她講解醫療技術知識,盡心竭力,精益求精。現在,羅春鳳每天都為丈夫進行艾灸治療,一天兩次,一次三遍,每一遍全身要扎60針,60個穴位,三遍約180針,約三個多小時。

丈夫長期有病,羅春鳳卻煉成了醫生,百煉成鋼,羅春鳳何止千錘百煉?為給丈夫扎好針,找準穴位,她常常先在自己身上扎,反復扎。丈夫每天吃什么藥,打什么針,在那個穴位扎,扎成什么程度,他如數家珍,了如指掌。她每天給丈夫按摩,手累了,胳膊抬不起來了,就用腿,就用腳。她為治好丈夫的病,驅走丈夫的病魔,已使出了渾身解數,不由讓人肅然起敬。

有段時間,胡國安不僅走路直不起腰,大便時不能蹲,手指關節腫大不能彎曲,甚至喘不過氣來,經羅春鳳和一雙兒女的精心治療和理療,使病情得到了控制并向好的方向轉變。胡國安曾多次動情的說:“我這輩子就是遇到了一個無比賢惠善良的好老婆,否則我早就化作一縷青煙升天了。”

每個人都有夢想,每個人都渴望過上美滿幸福的生活,羅春鳳也不例外。她有過憂傷、有過彷徨,有過哭泣,有過愁腸。那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的一個雨天,她們家幾乎陷入了絕境。有人當著胡國安的面,勸羅春鳳與其離婚。“這么漂亮能干的女人,跟著這樣的病秧子、藥簍子干啥?不如早點離婚找個好人家”,“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”。真是唾沫星子能淹死人。但是羅春鳳作為一名軍嫂,毫不猶豫地選擇堅定地和丈夫胡國安一起共度難關,“不能離婚,我們離婚了,三個孩子怎么辦?能讓他們沒有父親嗎?沒娘的孩子像根草,沒爹的孩子不照樣像根草,照樣很可憐嗎?”再說這一身病也是在部隊時打隧道搞施工落下的呀。夫妻好比同林鳥,大難臨頭各自飛?我不能干這樣的缺德事。如果是那樣的話,我老革命的父親豈不白教育我了么?“曾官書”豈不白講了?夫妻就要同甘苦,共患難。車到山前必有路,流水懸崖成瀑布!厚德載物,有容乃大。我要幫助他戰勝病魔,幫助他恢復健康!為了他,為了孩子,為了這個家,也為了我自己!她抬起頭,擦干眼淚,仰望天空,碧藍的天空中升起了一道彩虹。這是風雨雷電后的場景,也像他們夫妻,只有經歷磨難,共度維艱,才更加相知堅守,心心相印!

有文化的人不一定就有知識、有修養、講文明、有道德、大道為簡。羅春鳳文化程度不高,但從小在老革命父輩的教育下,是那樣的有道德,有修養,知書達理,守婦人之道。

山窮水復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胡國安時來運轉是在2010年。有一天,他在戰友口中獲得信息,湖南省就下崗再就業有一波新政策,他的條件符合政策,可以再就業。胡國安喜出望外,立即拿起資料找到了相關單位,他把材料交給了領導并說明了來意,當那位領導知道他是老鐵道兵,又會一定的電工技術時說,“我們這里正好缺一名電工,你來干吧。”他當時激動而又高興的幾乎忘記了是怎樣走出那個大門的。他想,這個世界還是好人多,好官多。本是石板上釘鋼釘的事,幾天后他的填寫表格又被抽出來扔到一邊,他將又被人擠掉,被人替代,多虧勞動局一位正義之士為他仗言,否則它將與再就業無緣。時年58歲的他興高采烈地走上再就業的崗位,每月可以領到650元工資。他并沒有因為自己是老鐵道兵而擺老資格,也沒有因為自己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而放松工作要求。他在縣某部門機關,他拿出當年在部隊的干勁和技術,既當電工,又當清潔工,干得如魚得水。大家都夸他,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。他自己卻風趣的嘲諷自己,是梅開二度。老牛自知夕陽晚,不用揚鞭自奮蹄。兩年后,60周歲的胡國安船到碼頭車到站,他服從領導安排,辦理了退休手續。現在每月拿到3000多元的退休金,自己十分知足和滿意,老伴羅春鳳看到丈夫第一次拿到工資和退休金時熱淚盈眶,心情久久不能平靜,反復自言自語地說:這一切來得雖遲但也還好!

老兩口有時到北京住段時間,有時到廣州住段時間,帶帶孫輩,做點飯,買個菜,父慈子孝,母賢女惠,和諧美滿,其樂融融。

結束語

這次筆者和雷文禮來廣州采訪胡國安、羅春鳳夫婦的事跡,得到了單位中鐵十五局集團領導謝豐成同志的支持,中鐵十五局集團二公司原黨委書記王恒軍同志親自打電話安排筆者。他們認為這不僅是寫一個老鐵道兵戰士和他的妻子,是在弘揚鐵道兵文化和鐵道兵精神,是我黨我軍優良作風的繼承,也是對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的發揚光大。

感謝各位領導以及胡國安、羅春鳳一家人的支持!

 

(中國鐵建中鐵十五局集團二公司退休員工 秦世江)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公告